一座城市的最后一家游戏店

战术大米
2019-11-29 20:43:24 浏览:0 0

  阳泉,山西省内最小的地级市,城镇人口仅95万,就这么个弹丸之地,近些年还真出过两个牛人——李彦宏和刘慈欣,让笔者每每聊起老家,也能多出些许荣光,但要就此说这里人杰地灵,那又吹的太过,近年的阳泉发展滞后、前景堪忧,对于许多人而言,这里也早已成为了那个回不去的故乡。

  7岁时,笔者第一次去“索尼厅”玩到了《生化2》,沉迷到无法自拔,就此开启了攒钱、偷钱、骗钱…想法设法去游戏店的“罪恶童年”,几乎玩遍了阳泉的小街黑巷,说是在游戏店长大的都不为过,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,这些游戏圣地一个个都沦陷了,等工作后再回家乡,常去的几个店早都变了生计。

  直到上月回老家,才猛然发现,不知道何时小区口竟蹿出了一家游戏店——武魂电玩。

游民星空

  “新开的店?”

  “哪儿啊,老店,以前天元商场那家。”店长笑着解释,因为人家商场改革,那一层都归海尔了,索性就搬出来,开个独立店面。

  笔者一寻思,那家啊,也去过,去的不多,记得当年是挂着TGBUS的牌匾。

  “对对对,刚开始干的时候没啥牌子,就和电玩巴士合作过一年。”那都是11年前,2008年初开店时的事儿。

  “那咱阳泉现在还有几家店呀?”

  “没有了,就剩这一家了。” 店长的回答很随意,看不出许多风雨。

游民星空

游戏店还赚钱吗?

  虽是独立门店了,但着实小的可怜,掀开卷帘,约10平的小屋一览无余,一面墙摆游戏,一面墙摆吃喝,余下一面只能局促的铺开一台电视和PS4,据说偶尔还会有人来5块一小时的玩一把。“我估摸着全国,这也是最小的游戏店了吧。”老板呵呵的自嘲起来,笔者亦深以为然。

  “这个店,他赚钱吗?”笔者对此颇为疑惑,实际上为了这趟采访,前前后后到了三次店,也不知是运气差还是怎的,没见过其它客人。

  “不赚钱。”店长的回答很干脆。“之所以还干这个,当然还是因为喜欢。”

游民星空
这就是小店的全貌了

  店长姓史,今年三十有六,敦实的体型配上蓝西装、小眼镜,第一印象有点老派,但一聊到游戏,眼睛就直冒“凶光”,当年打《战神2》怎么疯了,去“电脑厅”怎么肝“96大红警”,打《COD6》又如何死磕老兵难度等传奇故事,讲的是手舞足蹈,滔滔不绝,老玩家的凶残本性暴露无遗。

  史店长表示,如果没有这家店,估计也早就不玩游戏了,如今虽然精力不比从前,但每年的大作还都能好好玩玩,比如去年的《漫威蜘蛛侠》,今年的《生化2重制》《赤痕》等都打了个通透,这或许就是他作为一名玩家的幸运吧。

游民星空
出于对《生化2》的热爱,史店长今年还入了《重制版》的典藏版,他表示自己对情怀还是挺舍得花钱的。

  不过,吃饱饭还是比玩游戏更重要,史店长能坚持下来的另一个原因是,还有一份正式工作, 赚的钱足够养家糊口,其实他现在只有周末才来看店,周一到周五都主要由他的爱人看店。

  “如果没有那份工作,这家店估计也早就干不下去了。”史店长简单的算了笔帐,一年下来的收入七八成都交了房租,能赚到的也就一两万,平均到每月有时连2000都没有,真靠开游戏店挣钱,可比去饭店端盘子差远了,好在爱人够通情达理,每次就问问“挣回房租了没”,只要回答“挣到了,挣到了…”就不会再多发难。

  “主要是我也不会干别的,阳泉这地方,闲的不行,总给找点事儿做嘛。”史店长补充道。

游民星空
店里现在还供着史店长人生的第一台游戏机,一台最早期的小霸王

  “你觉得现在年轻人再开游戏店,还有可能赚钱吗?”

  “别开!”史店长又一次干脆的回答,“有人跟我说过,想投资开个100平的游戏店,我当时就劝他千万别搞,不是怕抢我生意,而是开了真的就是赔死。”“别看我这店这么小,人都不敢顾一个,没10万也搞不起来,你想一个游戏三四百,一台机子两三千,光压货就至少要花去五六万。”“小店还可能活下去,大店就真的没戏,最关键是你一年轻人,拿着家里的10万块,你是要挣钱的,不能像我一样在这耗着吧。”

游民星空
这些游戏没拆封的用来卖,拆封的用来租,500元/盘的年租费,玩完就可以随时换,当然,热门大作只能排队租了。

  当然,地域是限制游戏店发展的重要因素,在史店长看来,大城市或许还有搞头,他偶尔也会去石家庄、太原的游戏店补货,“我一个游戏一般就进三四盘,人家一进都是几十盘,完全没法比。”史店长羡慕的说到,“别看阳泉离太原、石家庄都不远,那边流行的东西,三四年后才能在这儿流行呢,很多人根本还不知道电玩是啥,所以店里专门标着‘游戏机专卖’。”

  “几百人,总要有的。”这是史店长对阳泉及其周边玩家数量的估计,其中有不少都在武魂电玩租着游戏,也不乏交往多年的老顾客,比如年近60还整天玩PS4的爷爷级玩家,只要出大作就必买一盘的游戏少女,《轨迹》系列能买的都必须买一份的收藏家,一件衣服能花好几千,但对游戏坚决只租不买的佛系土豪等,讲起这些五花八门的顾客见闻,史店长也会乐的个滔滔不绝,“生活中想遇到懂游戏的人真的太难了,有这个店能给老顾客一个去的地方,大家一起瞎聊聊,这感觉真的特别好。”

游民星空

游戏店为什么没落了?

  “为什么游戏店大不如前了?”这是笔者很关心的另一个问题,“主要因为淘宝吗?”

  史店长认为淘宝的冲击肯定是主要原因之一,但还有许多其他因素,为此他回顾了这些年经营的起伏。

  最好干的还是08年刚开业的那两年,一方面那时的手机性能还比较弱,玩不上什么游戏,想玩好游戏就要买游戏机,比如最流行的PSP,另一方面,那时破解比较普遍,所以破解版PS2、PSP、Xbox 360都特别受追捧。

游民星空
史店长之前还在商场开店时的照片

  “当时我的思想也是那样的,觉得这玩意必须破解才有人玩,正版那贵巴巴的谁买呢?”“还记得PS4上市都快1年了,我这儿一台PS4和游戏都没进过,整天还是在卖360,直到后来有人来问,才开始进PS4,慢慢的就开始玩正版了。”史店长回忆起这个转变的过程,感慨真的相当困难,可一旦转变过来,如今确实更愿意卖正版了,主要是当年搞盗版实在太麻烦,一会儿要学用超级电池破PSP,一会儿又要买工具学刷360的光驱,还要经常盯着各种版本号、系统号,要研究的东西是没完没了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现在的玩家也更喜欢玩正版了,实际上去年市面上曾流通过一批破解版PS4,史店长也卖过几台,但如今这些玩家大部分都“转正”了,一方面因为破解机没法玩后续的新游戏,另一方面则因为联机体验已变得越来越不可或缺,因此尽管switch已经被破解,但大多数人还是会购买非破解机。

游民星空
因为破解完美,一度成为大陆机皇的PSP

  “后来咱也想,人家辛辛苦苦做出来个游戏,你花个四五块买张盗版就玩了,你是爽了,但人家做游戏的怎么办?以后谁还愿意做游戏?”史店长回忆,当年的盗版碟是真便宜,批发价两三块一张,一次进一大箱,什么大作都有,一律5元一张往外卖。

  如今随着盗版的失势,主机的游玩成本确实显著提高了,加上手游、网游的崛起,都对主机的销售造成了严重冲击,2011年时游戏店的销售情况就普遍开始走下坡路了。

游民星空
当年白菜价的盗版盘,超级大作也不过5块一盘,熟人还能再便宜。

  还有一个游戏店衰落的原因就是,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,信息和价格都极度不透明,很多游戏店确实存在着严重的骗人、宰客问题,“奸商”一词也正是在那时候和游戏店老板完成了捆绑。

  “有时候,一台又老又破的翻新360竟能卖出4600,生生骗走人2000多块。”“一次没什么成本的破解,北京才30一次,这边有的店就敢收300。”“仗着你不懂,拆了修,修了拆,反反复复的坑钱。”史店长讲了不少当年的见闻,也正因为觉得这些事太坑爹,才让史店长萌生了自己开店的想法。

  “我从来没卖过一次翻新机,除非提前告诉你。”史店长认为自己的店之所以能活成了阳泉的独苗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讲诚信,不骗人,“玩游戏机的就这么点人,人家今年不懂,明年不懂,但早晚都会懂,你坑人一次,等有一天人明白过来,那就要背后骂死你,所以说,从一开始就别干那事。”“我这儿很多都是老顾客,就是大家互相传,你传我,我传你,一个个介绍过来的,都知道这地方啊,靠谱。”

游民星空
笔者临走前,从店里买走了一盘switch版的《DQ11》,说起来真的好多年没在大陆的实体店买游戏了。

  “关于这家店的未来,您有什么设想吗?”笔者最后问。

  “就是维持下去,然后就要看国家政策和市场大行情了。”“比如出国行算是个比较大的进步,尤其解锁之后,现在都只卖国行机了,水货已经没任何优势了。”史店长也坦言,如果有一天房租涨的太高了,或者工作那边有变动,实在维持不下去,可能也就不开了,目前的想法是能维持就维持着,一定要往大点说,“还是希望能把游戏带给我的这种快乐,传递给更多的人,让更多的人能有机会接触到游戏,了解到游戏的乐趣。”

结语:

  这是笔者家乡的最后一家游戏店,或许再过几年,还会有新人再开新店?但不论如何,属于游戏店的好时代已经过去了,呼朋唤友钻游戏店里打机的日子也过去了,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唏嘘,这终归只是网络时代发展下的必然,并终将成为属于某几代人永远的回忆,供吾等跟后辈们吹嘘,“想当年想玩个游戏可是苦啊,要攒好久的钱,才能去店里玩几个小时。”

专栏征稿——点击参与!

人点赞
0人订阅
走近游戏人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30天
一座城市的最后一家游戏店https://imgs.gamersky.com/upimg/2019/201911291220493092.jpg